博仕书屋 > 科幻灵异 > 九零后天师 > 第四千二百二十三章:一步险棋!
    “放心,我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赵凡笑了一笑。

    不到万不得已,他是不会动用那个圣灵极相的。

    毕竟小姐姐没有衣服加身……

    可能她和一众祖境都不会觉得有什么。

    但自己心里就是狠不下这个心啊!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他们的计划,就直接实施了!

    赵凡故意卖了一个破绽,被血祖的攻势轰出了很远,落在了御光城主的附近。

    血祖追击而至!

    “哈哈,送上门了!”御光城主见到赵凡被打到了这边,便不再理会威胁不大的九域塔,“血兄,你去牵制这试练塔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去呢!”

    血祖不肯相让。

    就这样。

    他和御光城主,同时出手,杀向了孤零零的赵凡。

    而赵凡,根本无法还击了,只能靠着大劫印和祖身石分身,硬生生的艰难防御,在海水里被打的翻来覆去。

    “造化!你的命,我来收了!”

    血祖周身出现一个血色光环,笼罩住了下方赵凡在内的海水区域。

    “是我的!”

    御光城主身化一只金色光箭,射向了挡住赵凡上方的大劫印!

    在他们还为了尚未到手的人头激烈抢夺之际。

    牛沌半祖负责的九域塔,幻面负责的不死神殿,望着震祖、窃天楼主和囚祖。

    瞬息之间就达成了共识!!!

    “赵碑,你牵制住那祖境高等的囚祖,他是场中现在最强的一个,牵制住他,性价比最高。”

    幻面传讯说道。

    “收到!”

    赵碑稚嫩的声音响起,望着正要攻往赵凡方向的囚祖,直接拦截在了中间,碑身放大到一眼看不到顶,然后横向卷曲曼延,犹如一道无限高的围墙般,还连带着将窃天楼主给围在了其中,“幻面,牛沌,就剩下震祖在外边了,你们两个把他往死里弄!给我凡哥出口恶气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牛沌半祖见此情形,愣住了!

    没想到赵碑竟然那么刚,同时封困住了两大祖境。

    更何况,窃天楼主直指时空本质的破坏力,是克制石头一类宝物的,对于赵碑的威胁,不亚于一位祖境高等了!

    “快!它为我们争取的时间,不能浪费!”幻面催促着牛沌半祖。

    紧接着。

    不死神殿和九域塔,一前一后的降临在了震祖近前。

    震祖面色一变。

    环视着四周。

    造化正在被御光城主和血祖狂虐。

    囚祖和窃天楼主被那巨大的石碑封困。

    而自己似乎……被拉单了?!

    “不好!血长老,我危!”

    震祖声音弥漫的同时。

    不死神海之水,席卷而起。

    将这片区域,裹上了一层厚厚的水罩。

    而不死神殿和九域塔,对着冲向了中间的震祖!

    “震之乱!”

    震祖动用了自己的保命底牌。

    从未公开动用过!

    施展的时候,整个虚空都仿佛错乱扭曲了,而且无处不在疯狂的震动,崩裂!

    九域塔和不死神殿,也失去了平衡。

    震祖成功避开了第一次两大宝物的对冲。

    他根本不敢恋战,遁入了海水欲要冲出封锁。

    结果。

    幻面通过不死神殿,在震祖的前后左右制造了暗流。

    让震祖又莫名其妙的绕回了中间!

    “牛沌,现在开始你控制九域塔不要动,就在原位等待。”

    幻面缓缓的传音说道:“我想办法拿不死神殿将他撞到九域塔上,只要成功一下,他不死也得重创!”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血祖发现了不对劲,但又不舍得将人头让给御光城主,纠结了一瞬间后,决定继续抢人头。

    毕竟,若是杀了赵凡,等其他组境过来前就存在一个先机,若是能将重要的机缘偷偷转移到自己身上,就不用瓜分了!

    而震祖。

    血祖相信对方是能撑过这一时半会儿的!

    赵凡狼狈的抵抗着两大祖境,那边还没传来幻面和牛沌半祖成功得手的消息,他便要继续一拖二。

    可是,越来越艰难。

    “真的要到了动用圣灵极相的时候么?”

    赵凡深吸了口气。

    同时。

    赵碑封困的囚祖和窃天楼主。

    “区区上虚宫的原始碑,也敢在我面前造次。”

    囚祖盯着赵碑,“真是不自量力,以为提升到巅峰祖器品质就有资格困住我和窃天了?论囚困手段,我可是祖宗级别的!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赵碑稚嫩的声音嘲笑道:“狱宫的大宫主,哦不,禁祖已经陨落,还是被我凡哥秒杀的,丢不丢人啊?不过,你应该高兴才对,以后就可以直接成你为狱宫之主了,不用再麻烦的加一个大字。”

    “混账,闭嘴!”

    囚祖挥动手掌,五件低品质的祖器出现。

    刹那间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掌,上边的五根手指湮灭。

    那五件低品祖器,化作了五根造型各异的手指。

    “大囚手!”

    囚祖冲着前方的碑身,便是一拍!

    虚空之中。

    彩色的巨大手掌,如同蕴含着极致的封困之道,就冲荡向了赵碑。

    而窃天楼主,厉声笑道:“石类本质的宝物啊,我最喜欢了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他整个人便直接遁入了时空本质中,施展窃天秘法,想在根本上瓦解后方的碑身!

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赵碑同时感到了两道剧痛。

    甚至,偌大的碑身上,表层都出现了一些细微的裂缝。

    好在它是巅峰祖器,不至于一击就会被两大祖境强者废掉。

    “不行,碑身太大,我的强度有些过低。”

    赵碑心一横,当即就将碑身缩拢了万倍。

    囚祖和窃天楼主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是在找死!”

    囚祖狠狠的说道:“缩的这么小,我们的攻势,覆盖的就更大!”

    “我一个窃天秘法,现在就能同时折腾它大半个碑身了。”窃天楼主一边说着,一边故技重施。

    “来吧,谁怕谁?”

    赵碑无所畏惧的凝紧碑身,它的信念只有一个,那就是困住他们,直到幻面和牛沌半祖那边取得实质性的战果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