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仕书屋 > 玄幻奇幻 > 盗天 > 0563 风云变幻
    「不错。」

    虞正南赞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「我明白了,以前鲍家不好对您出手,是因为您还有着鲍家女婿这个身份,可现在,您和虞伯母已经离婚,不再是鲍家之人,所以,鲍家已经没有了任何顾忌,一旦您触碰了他们的底线,他们肯定会对您痛下杀手。」

    江观渔眸中闪烁着睿智的光芒,头头是道的分析道:「而卿儿和沫沫的天赋太过于惊人,鲍家是不可能放弃她们姐妹的,可您却偏偏要让她们姐妹改回虞姓,无疑于是在跟鲍家抢天才,鲍家自然容不得您。」

    虞正南老怀欣慰的赞叹道:「还是你小子聪明,一点就透,不像卿儿,到现在都没想清楚其中的关键。」

    「卿儿很聪明的,只是因为身在局中,反而不容易看透,而我是局外人,才能更加理智的看清楚事情的本质。」

    江观渔谦虚的说道。

    「你很好,传武生了个好儿子啊。」

    虞正南老怀欣慰的夸赞道,随即神色一正:「但仅凭着你和卿儿的两情相悦,就想在一起,难度还是很大的,我现在问你一句话,你是真的喜欢卿儿,要娶她为妻吗?」

    「当然,我是真的喜欢卿儿,想要娶她为妻,一辈子都对她不离不弃。」

    江观渔目光坚毅,语气坚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「好,我希望你能说到做到,那接下来,就拿出你的诚意来吧。」

    虞正南点了点头,话音一转道。

    「您需要什么诚意?」

    江观渔不但不紧张,反而整个人斗志昂扬。

    「卿儿参加完高考后,还要上武院,即便鲍家再想要将她当做联姻的工具,那也是她武院毕业之后的事情了,所以你还有时间。」

    虞正南意味深长的道:「所以,这几年时间里,你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尽可能的强大自己,强大到即便是门阀,也不能轻易揉捏你的地步。」

    江观渔对此早有心理准备,信心满满的承诺道:「您放心,我会用最短的时间来强大自己的。」

    「你有什么规划吗?」

    虞正南考校般的问道。

    「第一步,我会展现我自身的天赋,拿下高考状元的称号,让我进入大夏高层的视线,这样,即便是门阀想要对我动手,也会有所顾忌,不敢轻举妄动。」

    「第二步,在考上武院后,我会用最短的时间,努力提升自身的武道境界,在开学三个月后的新生大比武当中,夺得第一名的好名次,加重我在大夏高层心目中的份量。」

    「第三步,我明白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,已经暗中着手开始培植属于自己的势力,以应付出名后来自四面八方的明枪暗箭,我所以,我必须要有自己的实力用来自保。」

    江观渔胸有成竹的侃侃而谈,把自己早就想好的规划和盘托出。

    虞正南听的眼皮子直跳,连忙打断他道:「你说你要成为高考状元,虽然我不觉得你能做到,但有自信总是好的,我也就不说什么了,可你说打算在新生大比上拿到第一名,你是认真的吗?」

    「当然是认真的了,我怎么可能会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。」

    江观渔信誓旦旦的道。

    「如果是往年,你说拿下第一,或许还有希望,可今年……」

    虞正南露出一言难尽之色,苦笑着摇头道:「或许是你命不好吧,今年的新生大比出了些变故,只是消息还没传开,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罢了。」

    「什么变故?」

    江观渔诧异的问道。

    「哎!时也命也,巫满教你听说过吗?」

    「听说过,据说是草原的武道圣地,但却不是

    很了解。」

    「巫满教是草原上的武道圣地,在草原游牧民族心中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,他们向来都不问世事,更不会参与任何战争当中,可这一任的大巫满不知道什么原因,竟然收编了犬戎部的残余人马……呃,犬戎部就是大草原上最强大的三大部落之一,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狼族……」

    随着虞正南的娓娓道来,江观渔才知道,大草原上竟然不是只有被称为狼族的犬戎部,还有丝毫不弱于犬戎部的鬼方和狄戎这两大超级部落。

    虞正南当初率领大军远征草原,中途却突然折返。

    虽然事后对外说是因为补给线拉的太长,粮草供应不足,才不得不退兵。

    可实际上,大草原上牛羊无数,他们以战养战,又怎么可能会缺少粮草?

    真实的原因是,他们已经杀穿了整个犬戎部的领地,来到了鬼方部的地盘。

    长途跋涉,千里奔袭下,青州边军早已是疲惫之师,又怎么可能是全盛时期的鬼方部对手?

    为了避免和鬼方部发生冲突,虞正南才不得不下令大军折返。

    不管这三大部落如何能征善战,也不可能是泱泱大夏的对手。

    可大巫满就跟脑子抽了风似的,把三大部落纠集起来,要对大夏发动侵略战争。

    说句实话,虽然巫满教强者如云,传说有着好几位武帝级强者存在。

    但凭借一个区区草原,就想要妄图侵占大夏,简直就是自不量力。

    所以,在大夏收到潜伏在草原中的探子的汇报时,起初压根就没当回事。

    可事情很快又出现了新的变化。

    东边的东桑国和南边的几个小国家,最近都有些不太安分。

    不但兵力频繁调动,还屡次挑衅大夏的威严。

    南方的几个小国,以莫须有的罪名强行扣留了十几艘大夏的远洋商船,截断了大夏在南洋海域的贸易航线。

    东桑国最为嚣张,以巡视领海为由,用战舰撞翻了两艘大夏出海打渔的渔船,导致渔民伤亡惨重。

    尽管这些跳梁小丑的小动作,根本不足以威胁到大夏的安危。

    但四疆中除了西疆外,其他三疆同时生乱,背后的原因却不得不令人警惕。

    于是,在探子们的细心打探下,得知最近这些国家,都和莱恩帝国的高层来往极为密切。

    有了这个重要情报,大夏高层分析,应该是莱恩帝国见大夏这些年发展迅速,有着赶超他们的势头。

    才会暗中煽风点火,挑唆这些小国在大夏边境制造骚乱,从而达到打压和延缓大夏经济发展的目的。

    莱恩帝国虽然号称东大陆第一强国,但大夏也不是任由揉捏的软柿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