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仕书屋 > 其他小说 > 原神:帝君 > 正文 第135节
    琴垂着眼皮,耳朵里听他又说:“但那样就不像真正的你了,起码这种时候,自己一个人时,就没必要扮演百事俱通、任劳任怨的角色了, 你是骑士,不是仆从。”

    琴面上在笑,嘴上却在反驳:“这是见习骑士该做的事,既能很快融入蒙德城大大小小的事务,闻博记广,又能肃清周围的丘丘人、遗迹的 守卫,以免害了过路的商旅,一举两得。”

    钟离也笑了,并不接话。

    “晩餐要我请,对吧,钟离先生。要来杯晨曦酒庄特酿的苹果酒吗? ”

    “年岁未成,不准沾酒。”

    “但父亲不在身边。”

    琴抬眼望他,那双眼仿佛会说话,说着女孩心底的话。

    钟离断然拒绝,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便推开酒庄的门往里进。

    琴嘟曦一声,目光落在他的脚上,心想着要在上面跳舞。

    正要随钟离进去,琴突然发觉空气的温度好似骤然升高了些,下一刻,速度快的几乎望不见的红光,笼罩了四壁。

    她听到了随剑而来的声音:“碍事的女人。”?

    第十七章迪露克

    “铮——! ”

    金石相击的声音在酒庄别墅的门口骤然响起,声息之大,让百米外夜游的鸟从树梢上,扑棱棱全飞走了。

    四尺剑锋相对处,是一柄沉沉朝琴压下来的大剑,剑柄极长,剑上烧着火,霸道无匹的力量让她无法抵御。

    她的眼里跳动着一片红色。

    琴咬着牙关,如不是顾忌到风压剑掌握不纯熟,若是随意使之,极有可能让风元素扩散出去,沾染着火焰将面前果木制成的别墅给烧毁,她 想自己再怎么不堪,也能驱动着风弹幵这柄大剑。

    只可惜一时不察,错过了眨眼流过的时机,琴现在已经连抽身回退,都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大剑似乎要把她压下地表,琴感到身下的地基,已经变得松软,皱裂出了道道伤疤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…让她记起了与法尔加大团长对峙的场景。

    但并非说眼前人就有身为北风骑士的法尔加那么强悍,父亲曾说过,有法尔加坐镇骑士团,即便至冬国来上三个武斗派的执行官,~他也同样 安心。

    之所以会给她大团长的觉感,仅仅是因为大剑的厚重,施展开来与法尔加同样。

    “呵,不过如此,谁给你的胆子拦?路。”

    琴听得女子不屑的声音,靠祭礼剑勉力撑住,抬眼看去,透过那跳动的卷着大剑的火光,她窥见了那冷面的绝美女子。

    红发红眼、黑裙黑袜,身材傲人,长身而立,朝她压制而来。

    她本是一个火一『?!若!',水.?资;.,源!;群"』!?,6:":5!,6:6?1;;8?'!8;.9?:!6!!'『:若!.:水"中.转;:"群!』',7.!;6'!.6,?0":"1""8!3".2:!0样炽热的女人。

    但面上冷如冰雪,寒气驱人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拦路了? ”琴咬着牙关,声音几同于从牙缝里渗出。

    “现在,还有刚才。”

    听着女子平静的回复,琴郁闷无比,对眼前不讲理的女子简直没有半点好感,琴用眼角余光迅速往四周看去,酒庄的服务员、侍卫和女仆、

    以及酒客,也只当作没见到似的,默默喝自己的酒、扫自己的地。

    琴隐约能见到他们的嘴张阖着说些什么,面上流出几抹无奈,但交锋的剑传来的铮铮声,完全盖住了话语声。

    连求救一声也无法做到,琴心里无奈,想酒庄的话事人,见到门口打斗的场景,就半点反应都无吗?

    “原来还有余力分心,骑士小姐,你看来并不弱。”

    琴感到火焰烧腾的更旺,剑压得更急迫了,原先不过权杖似的火焰,顷刻成了火焰的巨人倾轧而来,要把她击垮焚烬。

    额头上留下细密的汗水,琴叫苦不迭,再耽搁下去,自己的头发怕是都要沾上了火苗。

    也不顾及酒庄是否会被烧毁,就算会赔偿,眼前的冷面女也必须要有一份。

    她咬咬牙正准备驱动神之眼的力量,不顾一切以风元素在两人剑身相抵处形成风压,忽而一道期待的又未有期待的声音,总算在近旁响彻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到这里就够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凭什么听你…”

    冷肃的声音戛然而断,冷面女呆立着,眼睁睁看着一只修长的手从一旁伸出,全然不惧灼热,夹住她燃着火焰的爱剑而无法反抗。

    琴只望见,钟离用手指制住两人的剑脊,左右分开了两柄交缠在一起、不住颤栗的剑。

    火焰焚烧处,有细微的金珀光芒映射。

    琴僵立着,望他精雕细琢的侧脸,

    心头蓦然松下一口气。

    钟离先生,果然深藏不露。

    还好,钟离先生是有能力在身的。

    似乎早有人去通知酒庄的主人,直到此刻,才有一位锦衣玉袍,一看贵不可言的白面男人自酒庄二楼走下。

    “老爷好。”

    听得酒庄内一应侍从低眉顺眼的问候,眼前的白面男人是谁,已经很明了了。

    “抱歉!给两位添麻烦了!琴小姐,今晚在酒庄的消费,全算在鄙人身上了。

    克利普斯豪爽一笑,又慈眉善目的注视着收起了大剑的冷面女子,解释道:“这是家女,迪露克,向来脾气多变,有时会因为一些小事而发 怒,还请琴小姐多多担待,毕竟她还只是个十五岁的女孩。”

    “十五岁吗? ”

    钟离定眼放在迪露克呼之欲出、掩映在黑纱下的胸上,又瞥了眼稍逊一筹的琴,抚着下巴不免感慨:蒙德的女人,都早熟的过分。

    克利普斯正想提醒钟离不当的眼神,往日里,谁要敢如此看她,绝对少不了一阵苦头吃,要被她举着大剑以挑战的名义,狠狠蹂編一番,这 在晨曦酒庄上几已经成了不成名的规定。

    但见女儿只是瞥他一眼全无举止,克利普斯虽不解,倒也松了口气,只当是女儿终于懂事了,会顾及父亲的颜面了。

    如果克利普斯见到先前钟离随意分开交锋的剑的画面,也许就不会如此认为了。

    ???0求鲜花..

    “你,对我的年龄有意见? ”

    迪露克冷着脸,哼声道:“你身边的这位西风见习骑士,可比我还要小上一岁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知道我的身份啊!”

    “我是西风骑士团的骑兵队长。”

    “…”琴头疼的扶住脑袋,“那你为什么要莫名其妙的对我下手? ”

    “因为,你挡了道。”

    迪露克用嚣张的语气,说出了格外轻狂的话语,也让琴很是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想做侠客的话,你倒是去把蒙德的盗宝团都肃清一遍啊!

    钟离揣测道:“如果我想的没错,是你堵在门口,阻挡住了这位小姐的路。”

    “…啊?不会真是这样吧?""

    真就酒庄是你家幵的,所以想怎么任性都可以了?

    ? ?????? ? ? ?

    只见迪露克默默点头,“还有,你抢了我的猎物。猎人看中的猎物,绝不二手。”

    “猎物? 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想的没错,上午清泉镇你解决的那一批丘丘人和萨满,是这位迪露克小姐早已选定的猎物,先前仓管员,不是提到了这回事? 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…”琴认真回想,微妙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所以自己是遭了无妄之灾?

    “先生,总能猜中我想说的。”

    迪露克望他双颊一眼,目光下落,定在他的手上,正当琴奇怪她想做些什么时,冷面的大小姐利落的握住他的手,带他往酒庄里靠角落的位 置去。

    “我请你喝酒。”

    又转眼吩咐着近旁的服务生,“海莉,要酒窖里,贮存了二十年的酒。”

    “可那是老爷…是的!大小姐!”

    少女冷面看去,服务生害怕的缩了缩脖子,连忙应承下来,只是目光还不时朝克利普斯看去。

    “去吧,可怜我藏了二十年的红酒未能尝上一口,那年可是难得的好气候,产下的葡萄品质最佳,我大半辈子都没见过啊?”

    琴看着克利普斯遗憾的模样,不免在心底嘀咕:你如此偏爱你的女儿,她的性格那么乖张,还不是全赖你。 她的目光又落在迪露克皙白无垢、琉璃易碎的全然不似握剑者该有的手上,心里忽而有些不忿。

    你是怎么做到如此自如牵住不熟悉男人的手的?

    果然面冷心热。

    难怪会有火系的神之眼。

    虚假、龌龊!表里不一!于.

    a

    第十八章酒自斟

    “我不喝酒。""

    等海莉送来了藏窖二十年的葡萄酒,并几叠蒙德特色的热菜摆设桌上,钟离摇头婉拒。

    琴心中得意,想钟离应是对迪露克先前在门口向她施压的不义之举,表示抗议。

    迪露克拔开红酒的木塞,正要替他的高脚杯斟上,陡然听他如此言语,不由怔了怔,秀气的眉毛如剑般挺起。

    “钟离先生,是对我有意见? ”她已经从他嘴里知道了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他不喝,我喝。”

    琴将面前的杯子送上,迪露克瞥她一眼,淡声道:

    “小孩子就别喝酒了。

    “???迪露克小姐,你就比我大上一个年月。

    琴睁着灰紫色的眼盯住她,把杯子再往前推了推。